笑客来

《[人民的名义/高祁/沙李/abo]厅花重生记 第五十六章》

  高小琴不在。


  高小琴去哪儿了?


  高小凤在哭,高小琴不在。


  过去一些回忆冲入脑中。


  “每次我姐都挡在我前面,他们根本分不清我和我姐……”


  头疼,剧烈的疼痛。


  高小琴分化了,分化成了omega,高小凤在这里,而且他能闻到,闻到高小凤的气味,很干净的香韵,没有掺杂任何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她没事,那么消失不见的高小琴没事儿吗?


  祁同伟几乎不敢去想。


  脑子里一片混乱,各种情绪都在翻滚,许多过去的画面,他和高小琴在一起交谈相处的画面,他记得最后之前的一个夜晚,她对他说,她什么都不要,只要他和儿子平平安安的……祁同...

14 92

《[人民的名义/高祁/沙李/abo]厅花重生记 第五十五章》

  顶在祁同伟脑门上的手枪已经开了保险栓,只要握枪的人手指动一动,祁同伟这一世,就算是game over了。

  

  老胡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粒儿一颗接着一颗的往外冒,虽然他的脑袋上没有正好顶了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兄弟,你不是这个地面上的人,何必来趟这趟浑水,给条活路行不行?”握着枪,也是此时掌握着祁同伟生死的人,冷笑着道。

  

  祁同伟的额头很干净,一滴汗都没流,他开口了,声音很平稳,没有半丝颤抖:“你们抓了我家的孩子。”

  

  握枪的常刚,沉默地着看着眼前这个干净俊秀的男人,良久才开口的道:“兄弟你是条汉子,我这把枪指着的,跪地求饶的,尿裤子的,多了...

11 85

《[人民的名义/高祁/沙李/abo]厅花重生记 第五十四章》

 


  祁同伟记得上辈子高小琴家里的关系就不太好,她说她爹娘愚蠢懦弱,她那时被赵瑞龙和杜伯仲侮辱,最开始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向家里诉说,即便知道自己的家庭环境,可能也做不了什么,但做孩子的,受了委屈、欺负,还是天大的委屈、天大的欺负,总是会想向亲人寻求安慰,可是她爹叫她忍,因为她能赚钱回来。

  

  她有了孩子,她爹扇了她一个嘴巴,骂她伤风败俗,她母亲只知道哭。

  

  花着她“卖身”赚来的钱时她没伤风败俗,这个时候,却又一秒钟变成了什么脏了门楣的东西。

  

  那天起,她是真的长大了。

  

  她冲在前面,护着妹妹。

  

  孩子总觉得会得到亲人理所应当的...

8 70

《[人民的名义/高祁/沙李/abo]厅花重生记 第五十三章》

 到了地方,老胡找了渔村上级,镇子里公安系统的一个老同学,给小渔村所在的地方派出所打了电话通知,说是京州市局那边派了人来支援高家姐妹的失踪案,小渔村这边的派出所派了一个年轻的警员叫小赵的接待。

  

  小赵长得白白净净的,聊天里说起来,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中专生,考试考进警察系统的,见到祁同伟了,两个眼睛发亮,红着脸说道:“祁处长,您……您怎么来了?我听领导说你过来支援,都不敢相信!”

  

  祁同伟有些诧异,仔细打量了一下小赵,觉自己实在是记不起来见过这个人。根本没打过照面,怎么这小子见自己这么激动?

  

  小赵像是看出了祁同伟的疑惑,有些腼腆地道:“我是在报纸上看的祁处,...

1 23

《[人民的名义/高祁/沙李/abo]厅花重生记 第五十二章》

高小琴、高小凤姐妹两个丢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更别提两姐妹有人时时关注、看护着,两个大活人竟然能丢了,简直匪夷所思。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匪夷所思。


  郝越得了祁同伟的吩咐,时不时地派公司的人去高家姐妹生活的小渔村去看看,当然名义上是慰问,追踪下他们助学金资助的孩子们的后续情况,但毕竟不可能每时每日都派人看着人家去,不是说出不起这人力和雇人的钱,可引人怀疑啊!一个穷得要叮当响的人家,无缘无故地被人盯着日夜跟着,还不得怀疑你有什么不良企图啊。


  所以,高家姐妹失踪的事情,郝越也是在高小凤、高小琴两姐妹的母亲哭哭啼啼去派出所报案的十几天后,才知道消息的,而在高母...

1 19

《[人民的名义/高祁/沙李/abo]厅花重生记 第五十一章》

 从陈家回宿舍,祁同伟是走回去的。


  不是时间晚到了没法坐公车,也不是因为祁同伟没有京州市里现在绝大部分人口出门时的常用工具——自行车。


  只是他想走走。


  现在的京州市中心,还没像再过二十多年后京州市中心那样扩建得越来越广、越来越大,一个区一个区的加上去的拓宽,从东走到西,最南走到最北,也不过就是一个小时的路程。


    从陈家走回公/安局的宿舍,也不过就是,半个小时的路程,这还是祁同伟慢悠悠、散散步似地行走所花费的时间。


  以往,从陈家出来的时候,都是和陈海一起走的...

1 19

《[人民的名义/高祁/沙李/abo]厅花重生记 第五十章》

“同伟!同伟!”王馥真把祁同伟叫得回神了。


  祁同伟看看手里正在剥洗的豆角,刚刚完工了一半,不由得尴尬地笑了笑,他主动请缨来厨房帮忙,结果这豆角洗着洗着,就走神了,这不,那边菜都要炒上了,他这里倒是拖累晚饭“进度”了。


  不过还没等祁同伟开口来两句自嘲的玩笑话,把这份“罪责”好生检讨反省一下,王馥真倒是有些担忧地伸手探了探祁同伟的额头,道:“没烧……这是累了?刚上新单位,肯定人生地不熟的,适应起来可不是费心费力的,行了,别非得在这里帮手了,去歇会儿。”一边说,一边转身对着屋里喊道,“海子!过来!洗菜!”


  去高育良那里探过了,吃了顿晚饭后,当然还得找日子来陈家一次,不过...

17

《[人民的名义/高祁/沙李/abo]厅花重生记 第四十九章》

 梁璐来看祁同伟,是因为知道祁同伟到了,想拉着祁同伟好好话话家常,聊聊祁同伟这段时间过得怎样。祁同伟上次是半切腺体的手术后,她就担心了很久,她自己当年流产加去标手术后,身体近乎崩溃,修养了很久还是时不时地会头晕目眩,得吃药调理,祁同伟却是手术后没几天,就进了缉毒大队的。更别说,前段时间,祁同伟去制毒村卧底,中了三枪子弹送医抢救的事情,梁璐事后得知,可是没把她吓个半死,赶到医院去照顾了祁同伟不短的时间。


  在梁璐看来,祁同伟是个omega,她也是omega,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受过伤害,虽然伤害的类型不同,所以很多不能对外人言的苦楚,只有他们彼此才明白,才能放心倾诉。...


2 22

《[人民的名义/高祁/沙李/abo]厅花重生记 第四十八章》

一百五十万。

  

  放在高育良被捕判刑、祁同伟饮弹自尽的那个时候,一个一百五十的案子,实在算不得什么。

  

  若是哪个官员被通报出来贪污腐败的金额是一百五十万,老百姓都得感叹,这位“清官儿”肯定是得罪人倒霉挨整了。但是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一百五十万,不论是对于官僚还是对于老百姓来讲,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一个一百五十万的案子,当从报纸新闻上读到这个金额时,足够每一个听到这数字的人惊叹感慨良久的,这其中还会有不少人少不得要来上一句“乖乖滴,这个姓谭的弄了这么多钱!”,只有祁同伟自己清楚,谭光荣实际上会捞到手里的金钱数额,是一百五十万还要翻几倍都打不住的,只是他的提前...

1 14

《[人民的名义/高祁/沙李/abo]厅花重生记 第四十七章》

 本来因为乐乎比晋江河蟹得厉害,已经打算搬去晋江更新了,结果晋江最近被铁拳锤了,又疯狂的审查河蟹,比乐乎又严重了,只能在乐乎在恢复更新,这样两边河蟹的章节不一样,就能躲过一波,保证最起码两边换着能凑个完整,无奈。

==================================

  像李冠这样的人,让他勉强把工作干得及格是可以的,但让他把每件事情都细心、周到、兢兢业业地完成,那就强人所难了。

  

  所以中午要下班的时候,他熬了一上午,饿得要死要活的,一个老太太为了两分钱拽着他不让他下班,他会耐心地帮这位老太太好好看看她少了两分钱的存折是怎么少的吗?

  

  当然不会,所以...

2 12
 
1 / 35

© 笑客来 | Powered by LOFTER